酒楼掌柜的

杂食动物

高三伪文科生

这可能是我的同款,香菇鸡肉合味道了解一下

[南北]明侦群像 (番外二)

日常短小
读书摸鱼
有bug请指
ooc是我的
私设如山

何老师: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的,是很久之前,怎么碰见的记不清了,倒是记得第一次见他他做了什么。

撒老师:

              别人老是问我怎么认识他的,我不是很想说实话,所以我的对外口供是有个很好看的学弟在我锁自行车的时候帮我扶住一排我没注意到的将要压倒我的自行车的时候认识的。

何老师:

             他当时正在进行这一项少儿不宜的行为。

撒老师:

                其实我当时正在偷锁。之前一直丟自行车,就弄了个锁锁车,但没啥用,我就一直加固锁,升级改造花了不少功夫,还去请教我的一个在物理系的学长。直到上个月,自行车又丢了,可我不想要车了,我想要回我的锁!!!

何老师:

                这是我见过最奇葩的人才了他,翘了锁只拿走锁不骑走车,这是要和那个弄锁的车主挑衅吗。

撒老师:

                后来我在学校论坛上发帖求助是否有人看见我的锁,又到许多卖二手自行车的帖子去看,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发现了我丢失的几辆自行车,举报后正义的警察叔叔帮我找回来了自行车,但怎么的找不到我的锁奇了怪了。再去问那些偷自行车的锁的事,他们说有些高档的锁会被转卖掉,我的内心有一万只柯基奔腾而过

何老师:

                等等,那个车有些眼熟,我去,那不是我的吗我的啊,那个锁还是我特意网上买的。

撒老师:

                有一次上课前路过自行车车棚,我看见了我的锁,终于找到你,还好我没放弃。我就去拿回我的锁。
到手后正要走,他就怒气冲冲的过来了。

何老师:

          。。。。。我和他打了一架然后就把事情放下了

撒老师:

                才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我们互动的时候把一俩车弄倒了,。。。。一排车都倒了。我emmp

坐着吃瓜听故事的白鬼:

                  所以呢?后来怎么样了

双北:

          没有了,就这么认识的,小孩子家家的不要问大人的事情。

真的没有了吗,不可能的事

你这么厉害有种不要只偷锁啊,你上天啊,偷你爸爸的锁,二百五拿来。

你二百五叫谁,这特么是老子的锁

听不懂话是不是,这个锁你爸爸二百五买的,给钱
(能被翘的锁不是好锁,正好他给了钱我再买好的)

这是我的锁,最后说一次,不要逼我动手

还动手?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呐

应付完了俩个小孩,两人回家后开始回忆以前

你做的锁也不咋地啊,还被人偷

也不见得你眼光好,一买就买到赃物

这么厉害,你这是要上天呐,不想好好睡觉是吧。

对啊,就是要上天啊,对我来说,你就是天啊,

这么油腻的吗

是天塌下来,我顶着,嘿嘿

(老年组的车速这么快的吗)

初看天很远,蓝色无边无际,向往着能和天呼吸同一片空气。

你是我的天,我的心很大,可以装的下,天也很大很重,能任性的占据我的一整个心,不留空隙,任性挤开其他所有心里的东西。

他没说的,都是书生样式的情话,老掉牙的的东西,还是想了新鲜的再讲给他听好了。

后记
日期明侦,日常期待
高考大吉,万事如意

原来不会写作文是家庭遗传,鹅鹅鹅鹅鹅

日常我麦姐,推!!!

[南北]明侦群像(五)

立个三天内完成第一帕案子的flag
如果flag完成,之后就要闭关一个月高考了
谢谢支持南北的小可爱啦。
同样的配方,有错请指正
万分感谢

明侦群像:众人的分析与计划(五)

“这个豆子炒的不错”

“配你带来的二锅头吗?”

“总比你那小女孩喝的甜酒好的多吧”

“甜一点的酒才好呢,你那二锅头楼下小卖部买的吧,啧,便宜货。我这可是我徒弟从意大利带来的。”

“二锅头怎么了就不能很贵吗?”

“难不成你那是82年的红星二锅头?”

“真不巧了我还真…”撒老师停了一下。

“真什么?”听了半天的老年组扯皮的群众代表鬼鬼提问

“还真不是82年的二锅头”

“唷,那可不得了解放前的吧,女儿红~”何老师拖长了尾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鹅)”

“咳咳, 我们也就适当的表达一下相聚的喜悦好了,还有正事呢是吧。”魏晨恰到好处的为聊天结了尾。

“有正事,撒侦探,传给你的邮件收到了吗?”(勋)

“收到了,近三个月内失踪五人,均是来自附近乡镇的农民。”(撒)

“这五人有什么共同特点吗?为什么他们会失踪,是有人绑架吗,那绑架又是为了什么呢?肯定不是为了求财,绑个富豪不是更好吗?”作为侦探所的编外人员以及警局编外人员,专门负责分析和解开带锁或不带锁的房间的密室白说,手指轻敲着桌子。

“都是来自农村的中年人,有男有女,有一个是个小混混,还是他奶奶来报的案,老人家眼睛都看不见了是一路问人拄着拐杖过来的,看着她这样心里怪难受的。其余都是比较老实不会惹事的人。”一贯负责和家属交流的杨蓉脸上是少见的忧愁。

“有查到最新的失踪者的行迹,在城东菜市场到江滨路段出现。”大老师的脸上也是沉重的表情。

“是失踪者一个人吗?有没有人跟着他?”何老师问。

“他一个人往那走的,没人跟着。”(大)

“那有没有可能是熟人作案,约人过去再动手?”
何老师提出一个想法。

“我们的信息还是太少了。我觉得还是要人去被害人的乡镇查一下,这些人有没有仇家或是来往不正常的人”
撒老师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江滨那边看一下。”

“那么现在分配下任务,明天行动吧,小白鬼鬼你们去乡下调查失踪的人的人际关系,以及失踪前的异常行为等等,见机行事。晨和鸥也去,有四个镇子你们自己商量分别去哪两个。”何老师因为工作没有时间参与调查
,只能尽力理清逻辑提供分析方向,他的逻辑思路有时比侦探撒老师还清楚,大家都很佩服这对中老年情侣的

“撒你和勋去江滨吧,和里面的人打个招呼,万事小心”

“我知道”

“还有人有想法或者有意见吗?”

“我觉得撒老师可能还要问问江滨里面的人有没有新来的大头,失踪五个人,这手笔有没有可能是里面人干的,之前比较刺的都被压过,有没有可能是新来的。还有,如果是绑架的话,目的是什么,这很重要。”小白缜密的分析,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

“对,绑架的目的很重要,大家都留意一下。”

“那我和蓉呢,我俩干嘛呢。”大老师不甘寂寞

“你还想干嘛,警局镇宅啊。”大勋喝了点酒,随意的说

“我看您这是膨胀了吧,您的年底鉴定还在我抽屉里呢”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警局需要您这样英明神武的人坐镇,万一还有人失踪或其他,手底下那帮小子靠不住
就是需要您这样的咖位。”魏·秒怂·大勋

“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鹅)”

讨论就这样散会了,后来大家都喝了一些,也都陆陆续续的回家了,最后走的是何撒二人。

路灯下的互相搀扶的身影被拉的长长的,撒老师有点醉了,耍赖硬要靠着何老师,何老师小声的抱怨在寂静微凉的深夜里却显得格外温暖,

“让你喝甜酒不喝,偏要带什么二锅头,喝成这样!再有下次就把你扔垃圾桶里。”

何老师一边说着狠话一边扶着他的撒先生回了家,两人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夜里。

“何老师真好,便宜撒撒了。”和小白一起收桌子关店的鬼鬼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笑着和小白吐槽。

“在感情上撒老师可真是个高手,去年和他去一个酒吧调查案子,就是那个出轨杀人的,他和酒吧一个人拼了五大瓶白的都跟没事人一样,啧啧,奸诈啊。”

“还好你不怎么喝酒,不然我可背不动你。”

“这是可靠的象征,成熟。”

“那你那一大包辣条呢,嗯?白先生”

“这,再成熟的人都需要保持初心不是”

“上交,定点发粮。”

“那,呃,行吧”

后记:今日猜谜

撒老师的酒量

何老师的甜酒是为了谁

小白的辣条上交了吗

没人猜的话避免尴尬
我会学习小白的精神
自己评论啦。(划掉)
谢谢你们的支持!








很喜欢歌词,有轻缓的早些年的看外国轻小说散文诗的的感觉。日常我麦姐的安利。

[南北]明侦群像(四)

文综选择题炸了的我,又是十五题!!!
但今天还是要甜一下,毕竟苦中作乐haha~
捂脸哭着笑。
ooc都是我家的
伪文科生依旧

明侦群像:深夜大排档的会面(四)

夜晚如约而至,鬼鬼和小白在饭馆门口架起一个圆桌,撒侦探和何老师一人提着一瓶酒从小区里走来,

“怎么就你们两个,其他人呢,都九点半了,还不到。鸥和蓉蓉呢?”

“何老师你和撒撒才是来的最慢的好吗,鸥姐和蓉蓉早来啦,她们现在在前面街逛夜市,打个电话就会回来了。大勋和晨哥大老师几个人在里面连机打游戏。”

“他们那才不叫打游戏,你见过狼人杀联机的吗,他们几个一直互爆,房主都受不了了,一直在踢他们,他们现在正在努力进房间和努力不被踢出来。鹅鹅鹅鹅鹅”

“狼人杀?有病吧,鹅鹅鹅”

“这估计会被在线所有房主通报,估计所有房主互发信息一直说,那三个别让他们进来,兄dei要抗住啊,我方战线不能失手。”何老师笑着补刀。

“好了好了,叫蓉和鸥回来吧,聊正事。”撒老师把酒放在桌上,松了松衬衫领口。

“好,我去把菜端出来。”小白转身自觉地往厨房里走。

“我打电话吧。等等,还有一个菜我来”鬼鬼从背带裤兜里捞粗手机打电话。

在年轻人都在准备的时候,两位中老年挑了唯二的靠背椅搬到一起,舒服的坐下开酒。愉快的谈论今天的趣事

“今天小白去开门的时候被一只从他店里跑出来的老鼠吓到,跑到鬼鬼这要扫把打老鼠。结果你猜猜?”

“老鼠没被打到,但鬼鬼一过来老鼠就自动出来了?”

“不是,我说,你把鬼鬼想成什么样了, the king of animal吗?”

“何老师你叫我吗?”鬼鬼听见自己的名字,捂着电话悄悄问。

“没呢没呢,你何老师就和我聊天。”撒老师怕何老师再次cue 那个the  king of animal,率先抢白。小丫头要是记住再往他早餐里加蒜苗炒西瓜那就不得了。(再?所以之前是做了什么???)

“小白最后把老鼠赶走了,但是鬼鬼发现了他放在店里的一大袋不健康食品,什么辣条啊小面筋,其中还有一袋拆开了的,估计就是那袋拆开的招的老鼠。鬼鬼问小白什么时候拆的,小白说是昨天,小白那头的开土特产的老伯路过说前天晚上就有老鼠的声音了,老伯店里有养猫,猫前天晚上一直想往隔壁跑,hhhhh,小白后面就不说话了。hhhhh”

“靠实力的小伙,记性不错。”

“下午上班前我就下楼扔个垃圾就看见他俩这么有意思hhh”

“年轻人就是这样,看来该教育小白不能在店里放零食了,东西拆了就要吃完,吃不完坏了多浪费啊。”

“重点不是要他少吃不健康的东西吗?还有,我怎么记得有一个人去年中秋吃月饼才咬了一半就不吃了,怎么好意思说人家小白浪费,嗯?”

“我…”

撒老师“我”字还没落下杨蓉和王鸥就拎着大包小包从马路对面喊他们,

“撒老师,我们回来了。”

何老师贴心地站起来接过两位美女带来的东西,

“这什么东西?吃的?”何老师把疑似可食用的东西放在桌上,又隔着盒子闻了闻,“臭豆腐?”

“没错,答对了”(蓉)

“这是大老师点名要的。”

“没错,那街口的臭豆腐特别好吃。”鬼鬼端着菜过来说
小白跟着她手里端着一摞碗筷。

“哈,我的豆腐到了,谢谢两位美女。”大老师和他的戏友火速到达。“怎么看来是被臭豆腐招来的”(何)

“终于舍得出来了,游戏房间进去了吗?”(撒)

“当然进去了,哥几个技术这么好。”(魏)

“怕不是换了马甲吧”(撒)

“哟,这都让您知道了”(魏)

“就你这样儿,还不去拿杯子,我酒开好好久了”

“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鹅)”(全)

愉快的日常下,将要进行的东西,虽不轻松,说来很沉重,但这群人,总能有办法的

后记:日常生活来一发。不是番外,正剧的前奏。称呼有点乱,按明侦里各人的称呼来,有误求指一下,谢谢











[南北]明侦群像(番外一)

前言同上
日常短小
欢迎挑bug

鬼鬼视角:

          第一次见到他,是一个下午。那个下午有一点雨,她拎着两大袋的食材,走进了自己刚盘下的店面。
         
          在整顿好工具原料后,她开始大扫除。因为是下午,没有什么人,闷热的雨天,她干脆打开了门透气。长长的头发被盘在脑后, 身上是绿油油的围裙, 她戴着傻不拉几的口罩,踩在椅子上,用鸡毛鸡毛掸子扫天花板上的灰尘。

          “老板,来一碗清汤面。”身姿隽秀的男生站在门口,头也不抬。

          “不好意思,这里还没开始营业。”

          听到这话,男生有些诧异的抬头。和站在椅子上的女孩四目相对。一左一右的小痣像是互看镜像一样。

          “那好吧,打扰了。”

           几天后的上午,饭馆开业了,她拿出准备好的东西-红红火火的炮竹,想着会给饭馆带来喜气。她把鞭炮一字铺开,把打火机对着引燃线一点,就往店里跑,在她进门的那一刻,她看到那个有痣的男生站在隔壁店门口正往她这里看。

           在烟尘里,他的痣看起来格外清楚。

           很好看。

       

        
           
           开业这天下午,那个男生又来了,同样是低着头看手机,让人看不见他的神情,只看到没有痣的侧脸。

           “一碗清汤面,不要香菜和蘑菇。”

           “好。”

           她端着面碗向他走过去,他收了手机抬头,她又看见了他的痣。

           “这里是醋和辣油”,她指着桌上的调料罐说。

           “谢谢。”

           “你是隔壁店的吧。”

           “嗯。”

白白视角:

             第一次看见她,是在他刚刚帮小区里的老奶奶配好钥匙之后。他看见拎着两大包东西的她一步一步走向隔壁,东西很多,她几乎是半挪半搬的走路。

             侧脸有一颗痣,在左脸偏上的位置。

             他鬼使神差的走进那个明明没有开张的小饭馆。拿着手机低着头说,

             “老板,来一碗清汤面。”

             “不好意思,这里还没开始营业。”

             略显稚气的声音让他感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和惊讶。他终于抬头看她,圆溜溜的眼睛和那颗痣在他的视线里格外清晰。

             “那好吧,打扰了。”

             她开张那天,他又一次看着她带着愉快的神情忙里忙外,上窜下跳放鞭炮。

             他不知道,他眼里的情绪,叫情愫。
   
             他的不抬头,是不想被她发现他奇怪的笑容。

鬼鬼视角:

             最近她在做包子馅的时候,总是鬼使神差地单分了一些馅出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就这样做了。煎煎包的时候,也把那几个不一样馅的煎包单独装起来。

            店开在一个小区门口,小区里的自来熟小哥买煎包刚好选了那那袋不一样的煎包。

            “那袋是别人的,”

            “不是都一样的吗?”

            “这袋是别人的,他付钱了的,都一样你挑另一袋吧。”她随手给了小哥另一袋。

白白视角:

            他养成了一个去隔壁吃饭的习惯。

            莫名其妙的习惯。

            所以那天早上,他看见了发小魏大勋在隔壁买早点,和她有些小倦意的眼睛。

            “那袋是别人的,”

            “不是都一样的吗?”

            “这袋是别人的,他付钱了的,都一样你挑另一袋吧。”

             后来,那袋煎包果然是他的。嗯,都是他的,一直是,从始至终。
            
             

         
后记:番外part one
            白鬼为魄
            以后可能两周更新一次。要学习。

            附上最近的单曲循环 ,flumpool春风。
            歌词:

如果愿望能够实现的话。
无论如何我都会去见你。
穿越无数的夜晚而来吧。
仅仅只为向你献上这首歌。
即使愿望不能实现。
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见你。
穿越无数的夜晚而来。
     

         

[南北]明侦群像(三)

前言同上
趁着温书假来摸鱼
可能每一篇都不会很长
如果长那就是见了鬼

明侦群像:警察局的编外人员(三)

          
           “大老师,找到有关失踪的人的监控了。”(勋)

           “在哪呢?几号”(大)

           “城东菜市场那,八月二十六号中午的。”(勋)

           “那就才隔了一天,菜市场有好几条街的,具体点第几条街。”(大)

           “第四条街,就是非麦斯面包店那里。他拐进理发店了,”(勋)

            “那他出来了吗?待了几分钟。”(大)

            “出来了,待了十分钟。他往江滨路去了”(勋)

            “江滨路的监控看看,”(蓉)

            “江滨路的监控我刚刚看了,没有人,这个时间段,连相近身形的都没有,倒有一辆面包车经过。其他没有装的下人的车经过了。”(勋)

            “查面包车,看的到车牌吗?”(大)

            “放大看到了,胡x sd233。诶,这车有人报失过。失主我有印象,叫张大海。”(勋)

            “报失过?那这车一定有问题。不过在江滨那边的话,就交给专业人士去解决吧。”杨蓉揉了揉额头说。

            照顾照顾警局的编外人员是义不容辞的事。

           

           “魏大勋,好好吃啊,”白敬亭面带怼式微笑,把东西轻轻地放在桌上,一路上手拎六个外卖袋,魏大勋的午饭就占了三个袋子,小笼包,灌汤包,各一笼,拆了三盒装,牛肉汤乘二。

            “我这不是照顾鬼鬼生意嘛。”魏大勋毫不在意白敬亭的态度,拆封开吃。

            “那麻烦您先把今早上赊的早餐钱付了,还有这次的饭钱,外卖派送十五元请一并给了。”鬼鬼交代的虽然没有派送费,但冲着这货,白敬亭就是要坑。

             “那啥,什么时候送餐要收费了,就几条路,是不是你给我下的套啊,小伙。”大勋戳了一个小笼包就往嘴里塞,没想到戳错了,灌汤包滚烫的汤汁就临幸了他的口腔。

             “嘶”魏大勋张开嘴呼气,“嘴,嘴,(水,水)”

             “水”杨蓉倒了些凉水在一次性杯子里,递给要烫熟的魏大勋。

             “唔,”大勋艰难的吃下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汤包,猛灌凉水,

             “得救了,谢谢蓉姐。”魏大勋劫后复活,想起了之前和同事们的合计。

              “小白,帮我们给撒老师带个口信呗,九点饭馆不见不散。”

              “又有事了?”(白)

              “对,江滨路的。”

             
              江滨路是一条不太好的路,宾馆大排档二手车店计生用品店看起来很平常,但也有不那么平常的。

              “天上人间”就是。

              常年聚集boss级别的帮派老大,有许多地下交易存在,关于里面的内情,有许多版本。

               这里的黑暗,撒侦探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也的太多,只能做一些他可以做到的事。世上的人有很多种,黑帮可能不会有好人,但人都会想活下去,警局里可能不会有坏人,但人都会有欲望。

               但一切终会有结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南北]明侦群像(二)

前言,ooc是我的,私设如山
双北魄魄,不喜勿入
伪文科生,不喜轻喷
如有问题,欢迎指教

明侦群像:总有坏事扰人清静(二)

      
          魏大勋拎着咸味豆腐脑急匆匆地赶到办公室,踩
在八点二十九分五十二秒的时候打卡,同事兼师兄魏晨
打开水从他身边经过。
        
         “哟,这么准时,没睡过头啊,难得难得”
      
         “不要说的好像我天天都迟到的样子。”
        
         “那你也是我们组里最会迟到的那个”杨蓉转过椅子
朝着勋花身上补刀。

         “好了,都对大勋好一点。”大张伟保抱着他的绿茶和杯子慢悠悠地走向茶水间,“我们的报告还得指望他呢。”

         “也是,报告不能使我熬夜。”蓉姑娘把椅子转回电脑前,开始整理档案。
       
         “喂喂,这样对我,是虐待!我明明是忙内。警察叔叔欺负小孩啦。”
         
         “得了吧,在这里你看起来可不像忙内。”师兄再次补刀,大勋血槽已空。

          忙碌的一天,从团宠(怼)开始。

         

          鬼鬼麻溜地从锅里捞起粉,再将卤牛肉一片片地码在粉上,最后浇上酱料晃晃,便端上桌。卤子的香味在小饭馆里飘着。

          “鸥鸥,豪华版牛肉粉,锵锵”
         
          “谢谢宝贝!”王鸥从消毒柜里拿出筷子准备吃,鬼鬼拉开王鸥对面的椅子坐下,眯着眼朝她笑。

          正在王鸥卷粉条的时候,撒侦探上半身外套,下半身老年人睡裤加拖鞋地走进饭馆。

          “看来何老师已经去上班了。”王鸥打趣地和鬼鬼说。“不然撒老师才舍不得起。”

          “鹅鹅鹅鹅鹅鹅。”鬼鬼边笑边站起来招呼撒侦探。

          “撒老师你要吃什么。”

          “流漏粉吧。”撒侦探像是没听见小姑娘们说的话一样,在王鸥旁边坐下。
          
          “好,一碗流漏粉,鹅鹅鹅。”鬼鬼学着撒侦探的口音,小跑进厨房。

           鬼鬼前脚踏入厨房,白敬亭后脚就到了小饭馆。

           “三个煎包,咸的豆腐脑。”

           “知道了。为什么你们都爱吃咸的?”后半句鬼鬼小声地嘟喃着。

           “因为我已经很甜了。”白敬亭懒洋洋的靠在厨房门边回她。心里想“还不是因为我已经吃过最甜的了,其他甜的都不能让我将就。”

           

           上午十点多的派出所不似往常般清静,杨蓉倒了一杯水放在面色惨白,双眼无神的中年妇女前。

            “喝点水吧,婶子。别让自己受罪了,身体最重要。”

            “小姐,谢谢你啊,一定要帮帮婶子啊,真的,婶子和他过了这么多年,他从来不会不回家的,他, 他,三个月了,他不会这么久不回家的,不会的,呜呜。”那位妇女回过神,拉着杨蓉的袖子,激动地说着说到后面只剩哏咽。

             “婶子别激动,喝水缓缓。”杨蓉不敢和她保证什么,只能安抚她。

             “我们已经去调各个路口的监控了,大婶别着急,说说你丈夫失踪前都做了什么,和你说了什么。”大张伟在中年妇女面前坐下,抬手示意杨蓉去和大勋一起看监控。

             “他三个月前,八月二十五号吧,来这里给儿子送钱,我儿子读高中了,重点高中,三个月前聪儿开学,他爹给他交学费来着。”

              “你们住在哪个县。儿子哪个高中的。”

             “大丰的,从我爷爷起就一直在那里,聪儿是一中的,高一三班。”

             “那他走之前和你说了什么。”

             “也没说啥,就说他看完儿子就回来。”

             “你儿子知道他爹没回家吗?”

             “没和他说,怕耽误他学习。”

             “还是要说的,这么大的事,是不?”大张伟转了转手里的笔,“大婶,看你这样,也放不下心回家,要不这样吧,我让人带你去招待所吧,等等消息,家里没要急着回家的事吧?”

              “没事,我找了邻居帮我喂鸡。谢谢你了警官,一定要帮我找回来啊。我家那口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呜呜。”中年妇女又哭起来。
             
             也是,都三个月了,还是没有消息小,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到了中午饭点,小饭馆里人很多。撒侦探,王鸥,白敬亭,何老师四人在最里面的桌子吃饭。鬼鬼还在忙,她一天中也就这个时候最忙。一个上午,事务所里没有大事,开锁店里也没有很忙,何老师午休来找撒老师吃饭。

             “滴滴,滴滴 ”白敬亭的手机响了,他滑开手机,看到了魏大勋头像,

            “什么事,我在吃饭。”

            “不可能,要吃自己过来吃。别做梦了。”

            “有这种事?好吧,看在蓉姐份上,我去和她说一下。”

             “得了吧你,撑不死你。你怎么这么皮,再说我收双倍饭钱,”

             “就是我收。当然只收你双倍。”

后记:兄dei互怼日常,大勋花点鬼家外卖,打小白电话。
ps:
何老师是外科医生,
鬼鬼饭馆老板,
小白开锁店店主,
双魏蓉大是警察,
的的法医,
三石法医助手 ,在读大学生
其余待定。。。